干货:我了解的国际业务(三)

  上篇文章中提到商业银行开展国际业务的必要性、合理性,以及国际业务客户的准入门槛,其中就涉及到很多国际贸易、金融方面的专有词汇。本篇中,将对这些业务品种进行更系统的介绍,并谈谈个人在从事相关工作中的一点经验和感受。

  首先,上文大量谈及国际信用证。什么是信用证呢,这就要从国际结算的不同方式说起。

  跨国贸易,比如一家中国企业从一家美国企业手中进口大豆,以海运形式从洛杉矶运至天津新港,双方就需要商定以何种形式进行付款。如果买家、进口商,即中国企业较为强势,它可能会顾忌自己付款后对方并未发货,因而要求货到付款。如果卖家、出口商,即美国企业更为强势,它可能会顾忌自己发货后对方并不付款,因而要求预付货款。

  。按照去年以来更宽松化的外管政策,企业以自有资金去付款的,只需要将合同、发票、关单其中之一提供给银行柜面就可以完成。当然,银行也可根据客户授信额度或保证金的情况,审查贸易背景,给予预付项下的汇款融资(保证企业收货前的资金周转),或者货到项下的汇款融资(保证进口商品内销回款前的资金周转)。

  (预付货款使进口商担心付款后对方不发货,而货到付款使出口商担心发货后对方不付款)。于是,企业还可以在合同中约定更细致的付款方式,比如一部分是预付款、一部分是尾款、一部分需要在提交何种相应单据后支付、一部分要辅之以保函或质量证明等等。又或者,企业选择引入银行操作,将单据提交给银行、委托银行进行收款,这种我们称为托收,它本质上还是商业信用,而非银行信用。

  。这种叫做信用证的东西,其实在很大意义上类似于我们熟悉的支付宝,进口商的银行为其开出以出口商为受益人的信用证,保证在收到出口商提交的发货单据后,按期付款(即期信用证项下),或者承诺在之后一定期限内兑付(远期信用证项下)。选择即期还是远期信用证,其实也取决于双方企业间的实力对比。如果是远期,说明进口商更为强势,为自己争取了更长的付款宽限期。

  如果银行在单据审查过程中,发现单单不符、单证不符,是可以提示客户选择拒付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进口商的利益。当然,

  。鉴于进口商银行的信用往往高于进口商的自身信用,这对出口商取得回款而言也是一种更好的保障。

  在来单后,无论是即期要求付款,还是远期到期后要求付款,进口商都可以选择以自有资金付款,

  。如果是后者,则意味着企业在下游货款仍未回笼前,再次拖延了实际付款的时限,从而为自己的资金周转争取了更多时间。

  如果我们将押汇利率同一般的流贷进行比较,会发现这一业务在价格上极有优势,这就不能排除企业以各种手段虚构贸易背景,或者假借这一背景进行过度融资,或者在下游已回款后仍然申请押汇,甚至在押汇到期后还继续选择展期。对银行审贷和单证处理人员而言,审核贸易背景、条款、单据需要更加细致。从银行的管理角度上,也对客户的资金用途、回款、展期的期限和定价进行严格限制,并要求客户经理进行认真负责的贷后检查。

  如果境内银行以自有资金为企业押汇,就会像银行其他表内贷款一样,存在较高资金成本、经济资本成本、营业税及附加等。为了进一步取得定价优势,

  。比如,一般汇款融资,正常操作是境内付款企业将境内银行的放款汇出给境外的收款企业。如果选择代付,则是境外银行按照境内银行的电文要求付款给境外收款企业的银行,等到此笔融资到期时,再由境内企业通过境内银行按境外银行的指示路径将本金、利息和费用还给境外银行即可。

  当然,境外银行对于贸易背景的真实性有较高要求,这都需要在发报之前的询价阶段就提前落实。

  。这就意味着在定价审批中,境内银行的经济资本成本并不低于一般押汇。代付业务中,境内银行在得到境外银行报价(即境内银行成本)后,再进行必要加点来满足指导价和盈亏平衡的要求,最终向客户报价,其中加点部分就是境内银行的利差。同时,由于境内银行撮合成交降低了客户融资成本,境内银行可据此收取一部分融资安排费等中间业务收入。

  。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境内外之间、即远期之间的汇率存在差异,客户锁定汇率可降低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取得一定的汇差和结售汇的收益。同时,由于境内人民币的存款利率高于境外外币的贷款利率,客户还可从中取得一部分利差收益。

  理论上讲,存款本息应当高于贷款本息,此笔业务才被视为全额覆盖了风险敞口。实际操作中,不仅是一般的人民币保证金存款可接受,

  。对银行而言,代付与避险融资业务组合,一方面帮助银行取得更大的价格优势,一方面还能取得结售汇中收和稳定的保证金存款,并作为全额质押业务而不受授信条件限制,是低风险、高收益、能够打开与新老客户合作关系并拓展国际业务的营销利器。

  说到境内外银行间的联动,我们还会谈到更多业务品种。比如,对那些在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有海外平台的公司来说,很有可能采取的业务模式是:境内公司委托境外的平台公司向外商进口,境内公司以托收或开证方式同平台公司结算,平台公司再向外商开立信用证。因平台公司在当地进入晚、规模小、信用弱,并不能够得到当地银行的支持,它就可以考虑与境内银行合作,比如占用境内银行授信开证给平台公司,再由境内银行在当地的分支机构或合作伙伴转开给上游外商。

  。境外银行之所以会开证、放款、提供新的担保等,实际认可的都是境内银行的信用,而后者无疑例外是风险的最终承担者,因此往往需要冻结企业授信额度、落实保证金或其他担保条件、审查企业进口后的内销销路和价差收益能否覆盖其在境外银行的融资成本等。

  对企业来说,联动业务解决了境外平台的信用问题,且自此之后它就可以在境内融资与境外融资之间待价而沽。如果境外融资成本高,它就可以选择在岸融资。如果境外融资成本高,它就可以选择离岸融资。长此以往,企业在境外的业务、在境外的存款、在境外的其他合作伙伴,也会逐步纳入到境内银行的网络中来。

  。比如,企业采取赊销方式进行结算,出口商手中就掌握有大量应收账款,商业银行除提供催收等基本的保理服务外,还可买断这些应收账款,向客户提供融资。对客户而言,银行融资就意味着提前收汇,解决了进口商付款前的资金周转问题,同时还可以减少应收账款、美化报表。如果银行不准备以自有资金提供融资,还可将买入的这部分应收账款转卖给其他银行,由其提供更加廉价的资金。

  。作为信用证受益人的出口商为了提前收汇,将其拥有的信用证项下权益无追索地卖断给银行,而银行可再将其转卖给融资成本更低的境外银行,在境外银行报价基础上加点并向客户报价,赚取点差全部计为中间收入,这对银行来说也是不担风险、没有实际资金占用、不受授信条件和贷款规模限制的优质业务。

  不能满足出口押汇条件,比如在有不符点的情况下无法占用企业自身授信,或者在没有不符点情况下又不能占用开证行同业授信的,都可叙做福费廷业务。当然,福费廷的转卖、保理融资的转让,也像我们之前提到的代付业务、联动业务一样,需要与境外银行的密切沟通和配合。

  。与境内保函类似,对跨境贸易项下的收货人、境外工程项下业主开出保函,实际也是境内银行以自身信用为【走出去】的企业行为提供担保。

  ,保证企业不会在开标后撤标、或在中标后不会拒绝签署合同。企业中标后,需要进一步提供银行预付款保函和履约保函,保证企业完成按合同约定操作,不会在收到业主提供的一部分预付款后就不再完成该项工程。项目接近完工时,企业需提交质量保函或留置金保函,保证工厂和设备的运作一定期限后不会出现故障,或者先行获得业主方面提供的尾款,但同意在出现问题时进行保修、赔付。

  保函开出后,极有可能根据合同和保函条款的要求进行修改,比如增额、减额、延期、更新条款等等,这些修改要求须得到受益人同意。如果是受益人提出的,则要求被担保人考虑同意修改,或者进行赔付。保函到期后,在受益人同意(比如信开保函退回正本,或者电开保函发电同意)的情况下,可以进行销卷。保函到期前,如果受益人同意,也可以告知被担保人及其银行提前撤销。

  ,就保函格式等各种问题进行落实,达成申请人、受益人、境内银行和转开行都能接受的结果。反过来说,如果境内企业是受益人,境内银行作为其银行收到来自国外银行的保函,则要做好保函通知工作。如果国外银行选择境内银行进行转开,也需要进行相应操作,我们称之为来委业务。甚至,有些属于国内保函范畴的,由于受益人的银行并不接受本行开出的纸质中文保函,也要国际业务人员发送英文报文来验证真实性,这都需要银行之间的大量合作。

  除传统的在岸业务和联动业务外,现在的商业银行的际业务条线,还正试图向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拓展。比如我们曾经提到的国内信用证业务,就也遵循着与贸易融资特别是国际信用证相类似的逻辑。与银承不同,买方、付款人银行并非做出绝对的付款承诺,而是在卖方、收款人提交所要求的单据后才进行付款。国内贸易中,如果一家银行既是买方银行又是卖方银行,则它一方面可以为买方开出信用证,另一方面又可以为卖方做出远期信用证项下应收账款的议付(即提前收款),这种融资成本较之一般流贷对于客户更有吸引力,对于银行及其客户经理来说也意味着更高收益。

  国内证的审查,也同国际信用证的审查一样,对客户资质、授信额度、贸易背景、行业风险(比如房地产、钢铁、建筑等)、付款方式和运输单据等有严格要求。但是内贸所处的商业环境、法律环境等,较之国际贸易又有着更多的不规范性、不确定性,这就对审贷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对合同的审查、对发票的审查、对提货单入库单的审查等,都接近于信用风险管理部门的审贷标准。